中部六省十年拿出这份成绩单 政策密集发布之外还有哪些密码

由河南、湖北、湖南、安徽、江西和山西六省构成的中部地区,在过去10年实现了“内陆腹地”到新兴产业聚集地“与“改革开放新高地”的跨越发展。

近日,中部六省相继召开“中国这十年”主题新闻发布会。之一财经记者梳理 *** 息发现,十年间,中部六省地区生产总值从2012年的11.59万亿元增长到2021年的25.1万亿元。其中,河南、湖北、安徽三省连跨3个万亿元台阶,山西探路资源型地区能源转型,安徽实现了传统农业大省的科创转身,湖北、湖南、安徽制造业质量迈入全国之一方阵。

政策密集发布,经济增速领跑

过去十年,中部地区成为政策密集地。2012年、2016年和2021年,相继出台了《关于大力实施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的若干意见》《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规划(2016—2025年)》《关于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等文件。

去年正式公布的《意见》,更是对中部崛起国家战略的再次升级。该《意见》强调,中部地区要在自主创新上找出路,在城乡区域协调上求突破,在生态绿色上做文章,在内陆开放上下功夫,在服务共享上出实招,把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作为一个整体,形成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合力。

过去10年间,一度“塌陷”的中部地区步入发展快车道,在全国区域发展格局中的战略地位也不断提升。统计数据显示, “十三五”时期,中部地区经济年均增长达到8.6%,增速居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四大板块之首;2020年,中部地区以占全国10.7%的国土面积承载了全国25.8%的人口、贡献了全国22%的地区生产总值;2021年,中部地区经济总量达到25.1亿元,较2012年增加了13.51亿元,经济增速持续领跑全国。

分省来看,十年来,河南省地区生产总值实现了3万亿元、4万亿元、5万亿元的跨越,经济总量从2012年的2.98万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5.89万亿元,并有信心在“十四五”末GDP总量超8万亿元;

湖北省经济总量从2012年的2.26万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突破5万亿大关,经历2020年疫情冲击,排名重回全国第7位;

湖南省经济总量由2012年的2.1万亿元跃升至2021年的4.6万亿元,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突破1万美元;

安徽省在十年间实现了“总量居中、人均靠后”向“总量靠前、人均居中”的跨越发展,去年生产总值达到4.3万亿元、人均生产总值超过1万美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3万元;

十年来,江西省生产总值年均增长8.4%,由2012年的1.28万亿元上升到2021年的2.96万亿元,主要经济指标增幅持续保持全国前列;

山西省GDP总量从2012年的1.17万亿元增至去年的2.26万亿元,GDP全国排名接连进位至第20位。

从“塌陷”到“崛起”,中部地区是如何做到的?长期观察中部地区发展的 *** 智库学术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对之一财经表示,中部倍速发展的原因有:一是,GDP总量基数较小,相比东部沿海部分省份“10万亿+”的经济规模,中部地区各省经济规模在2万亿~6万亿元,经济增长潜力更大。

二是,在长江经济带、中部崛起等国家战略的积极推动下,制造业产业转移加快,创新研发基地相继在中部落地,自贸区与中欧班列的联动助推外向型经济高速增长,让中部地区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机遇。

av图片外贸独领 ***

去年全国制造业十强省份中,中部地区占了三席,分别是湖北、湖南和安徽,其中安徽为首次入围。

湖南、湖北两省产业特色鲜明。湖南已形成工程机械、轨道交通装备、中小航空发动机及航空航天装备3个万亿级产业集群;湖北规上av图片产值迈上5万亿台阶,正加速构建光芯屏端网和大健康两大万亿级现代产业集群,三次产业结构由2012年的11.8:49.4:38.8调整到2021年的9.3:37.9:52.8。

十年间,安徽实现了“传统农业大省”向“新兴产业聚集地”的跨越发展,制造业、数字经济增加值都超1万亿元。其中,智能语音产业入选国家首批先进制造业集群;新能源汽车产量突破25万辆,居全国第5位、中部第1位;全球10%的笔记本电脑、20%的液晶显示屏在安徽生产,家电产业本地配套率达到60%以上,产量稳居全国第2位。

能源大省山西也在积极探索资源型地区的转型之路。10年间,山西累计产煤100亿吨以上,约占全国的1/4以上。在确保国家能源安全、做大经济总量的同时,山西加快产业转型,一手改造提升煤、电、钢、焦等传统优势产业,手撕钢、笔尖钢、碳纤维等上百种新产品处于行业领先地位,一手壮大高端装备制造、大数据、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仅2021年新落户高新企业365家,新增3家国家重点实验室等国家级科创平台。

此外,江西坚持av图片强省不动摇,2021年全省av图片增加值突破1万亿元,是2012年的1.8倍。河南制造的盾构、新能源客车、光通信芯片、超硬材料等产品技术水平和市场占有率均居全国前列。

十年间,中部地区还实现了“内陆腹地”向“改革开放新高地”的跨越发展。去年,中部地区外贸增速高出全国平均水平,河南、江西、湖北、湖南等地外贸规模还屡创新高。

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河南外贸进出口总值达8208.1亿元,是2012年的2.5倍,年均增长10.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43个百分点;湖南外贸进出口总值去年首次逼近6000亿元关口,入世20年间增长了25.1倍,年均增长率达25.2%,居全国之一;江西外贸进出口亦从2012年的82.87亿美元跃升至2021年的200.17亿美元,年均增长10.3%。

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光谷自贸研究院院长陈波对之一财经记者分析,近年来,中部地区大规模承接了东部沿海地区的产业转移,促使中部各省外贸规模得到了较大幅度的提升。

陈波说,中欧班列也为中部地区外贸提供了稳定的物流通道。尤其是在海运、空运“一柜难求”的背景下,中欧班列开辟出了一条中国中部陆路外贸大通道,成为我国稳外贸、扩内需的重要力量。

城市群联动

过去十年,我国城市发展经历了从集聚发展到集群发展的演变,中部地区也不例外。其中,最受关注的是长江中游城市群和中原城市群。

据了解,长江中游城市群涵盖31个城市,人口数量约1.7亿,2019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约9.4万亿,人均GDP超7万元,GDP超2000亿元城市达18个;中原城市群涵盖5省30市,人口数量约1.6亿,2019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约8万亿,人均GDP约5万元。

叶青认为,由武汉和郑州分别带领的中部两大城市群,都可能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五极”,就看谁能快速抱团合作,获得更多话语权。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秦尊文对之一财经记者表示,客观来说,两大城市群发展还面临不少问题,主要是省际协商协作机制不健全,一体化发展水平偏低;中心城市对周边辐射带动不足,次级城市发展相对缓慢;关键技术攻关和创新成 果转化能力不强,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产业偏少;营商环境有待优化,全方位开放格局尚未全面形成等。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宋向清认为,城市群联动是未来中部六省的必然选择。“中部要崛起,就要在互惠互利上做加法,在各自为战上做减法,补齐短板、放大优势”。

关键词: 2022预科班招生学校有哪些 救市政策密集出台 win10激活密钥

来源:USP科技
编辑:GY653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相关推荐

相关词